ManBetX体育客户端

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ManBetX体育客户端 -> 正文
深秋忙收地瓜干
发布时间:2020-10-23        郭洪富      

前几天回老家,父亲从地里刨来几块红瓤的地瓜,给我和儿子蒸了吃。吃着又沙又面的地瓜,我的思绪随着那缭绕的香甜气息飞回40年前的那个深秋。

一夜寒霜袭过,漫坡的地瓜秧子全都冻得稀烂发黑。这时候的地瓜汁液饱满果实硕壮,是收获的佳期。学校放了一周的假,我一早跟随父亲、大哥和二哥赶到地里,我用镰刀砍断地瓜头顶的蒂,二哥用力把乱如麻的瓜蔓扯起来,打成一个团,滚到一旁。父亲和大哥扬起铁镢,那些三五成团抱在一起的地瓜从土里翻滚出来。

太阳冒红了,升高了,我们身后满地都是地瓜。母亲的身影终于在我一次一次的顾盼里出现在崎岖的小道上。她用扁担挑着两只藤筐,筐里是我们的早餐。

在地头的乱石堆里,父亲找一块稍微平整点的石板放在中间,我们搬块石头一坐,围成一圈,搓掉手上的泥土,掀开白布,一碗葱姜炒豆腐,一碗腌萝卜条,一摞地瓜面煎饼,几块白面蒸饼还冒着葱油香。平时家里很少能吃到面食和豆腐,因为收地瓜辛苦,母亲才特意做得好一点。我抓起一块蒸饼,就着炒豆腐嚼起来,真香!父亲和母亲拿起地瓜面煎饼,却几乎不去夹豆腐。父亲就着咸萝卜条吃得嘎嘣脆响,腮帮子鼓起一个大包。大哥和二哥吃完一块饼后,就去拿煎饼。母亲让他们吃蒸饼,他们嗯嗯地应者,却还是拿起煎饼。我全然不顾这些,拿起第三块蒸饼时,二哥眼一瞪:“别噎死你,馋虫!”我悻悻地低头,委屈和羞愧让我感到有些味同嚼蜡。

吃完饭,我们又投入战斗。父亲是这场战斗的总指挥,他刨完这块地,大口地吸着旱烟,安排一下我们的工作,然后拾起镰刀去不远处另一块地里砍瓜蔓,为刨地瓜做准备。他想趁着好天气,尽快地、顺利地完成秋收。这是一项至关紧要的工作,关乎来年我们全家的温饱和生活,绝不能轻看和大意。大哥、二哥一人一把切刀,把圆滚滚的地瓜切成半厘米厚的薄片。我和母亲负责摆晒,慢慢的,我们身后铺开白花花的一片,像下了雪一样好看。阳光越来越强烈,到中午,晒得人恹恹欲睡,有好几回我好像进入了梦乡。

连续几天起早贪黑,虽然辛苦劳累,倒也进展顺利。到第四天的半夜里,我正睡得香,忽然被母亲急促的叫声喊醒了:“天要下雨,快去收地瓜干!”全家一阵忙乱,找齐塑料布、簸箕、麻袋,点上提灯,推着独轮车出发了。坡地里手电光、提灯闪闪晃动,早来的人家已经忙上了。来到地里,我们一家五口一字排开,蹲在地上两只手快速地捡拾起来。深更半夜加上阴天几乎伸手不见五指,好在地瓜干是白的,能分得出来。我们一边抢拾,一边不停地看天,祈祷老天爷可千万别下雨。地瓜干已经有七成干了,要是被雨一淋就会长毛霉烂。一块地拾到一半时,几滴雨点落下来。“快快快……”大家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极点,恨不得全身都是手。过一会儿,雨点停了,云层里闪过几颗星星——这简直是一个喜兆。大家高兴起来,说没雨了。可老天爷真会开玩笑,一会儿又洒下几个雨点,大家的心又一下子揪紧了。天色渐明,折腾了半夜,一家人又困又乏,滋味真不好受。

大约10天后,地瓜干终于全部收到家里,屯进圆圆的仓廒里,比往年要高出一人多,收成不错。父亲和母亲笑容满面。过年的时,家里买了一大块猪肉,我们也都穿上了新衣服。

40年后的今天,村里完全改变了过去的地瓜种植模式。村中的一个食品公司把土地承包下来,往日的庄稼汉摇身一变成了工人,每月按时领工资。他们种地瓜,搞加工,做出粉条、淀粉、果脯等农副产品十分畅销。乡亲们的日子红红火火,真正过上了富美、称心的小康生活。

下一条:秋来秋往